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如果把Ingress之類的遊戲和城市服務結合起來,生活會怎樣?

Susan Crawford2015-08-17 22:19:56

聰明的市長會藉助增強現實技術豐富下一個版本的市民熱線。

本文由 Medium 和 Susan Crawford 授權《好奇心日報》發佈。Susan Crawford 是哈佛法學院的客座教授,也是 Medium BackChannel 頻道的常駐撰稿人。

2007 年暢銷書《幽靈國度Spook Country中,威廉姆·吉布森預言了所謂的方位格(the locative:一個凌駕於現實世界電網之上的虛擬幻想層。任何擁有特殊觀測裝置的人都能觀測到它。在書中,只有魅力無限的鮑比·蟲寶(Bobby Chombo)擁有可以使方位格運轉的技術裝置。所以當藝術家想要在《日落大道(Sunset Strip)》中重現瑞弗·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之死時,就需要蟲寶的幫助了。

城市屬於現實世界這一層:因為你能在  Google地圖上面輕而易舉地看到各個城市。但是你很難在地圖上看到城市是怎樣由一個又一個的社羣組成的。在平面視圖中,人與各項社會服務的互動這種社羣的組成部分都是隱藏起來的,人們無法看到。但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有所改變:運用現有 311 服務的思路,每個城市都能夠以更有意義的方式展示自己所做的工作,並接觸到自己的市民。

今天,美國的 311 服務很有可能成為民眾參與的平台——這是一個專門為那些在乎自己所居住社區的業主創建的一個領域,也是一個市民與城市進行互動的渠道。現在雖然 311 服務只是民眾投訴城市服務的一個渠道,但確實也是方位格概念的真實體現。但可能在更大意義上來講,這個實現是本·富蘭克林式的,而不是反烏托邦的吉布森式的。

如果你已經對市民科技深信不疑,311 熱線服務就真的是值得肯定的。拿紐約市版的舉例來説,311 基本展現了所有的城市服務,他們將 311 平台和應用形容為紐約市的官方網站,也可以算是城市政府信息和非緊急事務信息的主要來源

你能在洛杉磯城所有網站的最上面找到洛杉磯版 311 的網站鏈接(你可以查看這幾個網站:lapl.orglacity.orglafd.org 等等)。洛杉磯在未來的幾周裏要推出新版的 311 服務,這一平台將把用户與清潔卡車司機聯繫起來(反之亦然)。(是的,互聯網就是一個大的垃圾場——但垃圾也是能變廢為寶的!)

我歡迎這項城市運動的興起。但這項活動還僅僅處於起步階段。許多地圖上標示的許多 311 服務點目前還處於初級階段,但信息與服務“共同創造”的市民活動則是真材實料的。

但 311 可以變得無比便捷。如果任何人都能得到鮑比·蟲寶式的幫助,讓他/她能在城市的任何位置以惹人注目的數碼方式畫出一些特殊位置,並且對附近的其他人可見,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光景?

也就是説,如果一個與 Ingress 類似的遊戲與 311 服務合作會怎樣呢?如果能把趣味性的東西加入到這種實用性的服務當中,如果能讓市民更加積極地參與進來,或許他們就能以一種新的眼光看待他們所在的城市。

全世界有超過 1500 萬人都已經下載了 Ingress 這個遊戲,它需要用户使用手機上的定位和照相機功能來協助玩家開”——這樣你和你的團隊就可以進入到城市當中任何(可以走到的)有意思的地方。這個遊戲中有一個神祕的外星原力,這種力量就是穿過這樣一道道而來的;你可以做啓示軍,也就是迎接這種原力的人,或是抵抗軍,也就是要阻止這種原力到來的那一派。

一路上,如果你玩得足夠認真,那麼從一道道之間經過,你可能要走數英里——你必須要在 90 英尺以內,才能與某道發生作用。( YouTube上面關於 Ingress 的視頻不計其數;有一個視頻講的就是一個玩家和他非常無趣的兒子還有一個蠻有趣的狗狗耐心走完這個過程的經歷。《蒙特利週刊》的記者卡拉·亞布拉罕最近非常生動地記錄了她在 Ingress 遊戲中不斷升級的經歷。)

所以玩 Ingress 還是個十分耗費體力的活動。Niantic Labs 開發了這款遊戲(Google 是這個遊戲開發商的母公司)。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在玩這個遊戲,通過它,開發商就能得到大量關於用户喜好的數據,從而在周邊環境中找到這些玩家認為很有趣的東西。

當我看 Ingress 時,我看到的是市民互動的下一個階段——城市中,官方通過 Web 2.0 時代的社交網絡平台(如 Twitter Facebook 和博客)這些傳統的溝通渠道與選民進行交流,但這種交流已經不再是從前單一的雙向交流了。隨着光纖和 WiFi 的不斷普及,城市可以推出增強現實應用作為新的溝通模式:311 服務完全可以與 Ingress 這樣的遊戲界面進行聯合。

洛杉磯市政廳附近的 Ingress洛杉磯市政廳附近的 Ingress

沒有光纖和免費 WiFi,用户就會受到數據流量的限制,從而降低他們使用這種增強現實應用。當然還會有用户認為強制搭載 Google 的 Ingress 遊戲也很讓人撓頭,所以 311 這個應用就應該對任何承諾向城市發送數據的用户開放。之前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洛杉磯公佈了與 Waze 進行合作的領域(Waze 也是 Google 旗下的一個企業),洛杉磯這樣做是為了換取 Waze 的交通狀況與司機體驗實時信息。

加上一個方位格元素能夠在諸多方面提高市民的參與感,所受的唯一限制就是想象力。你是否特別喜歡公園裏的某個雕塑或是某個街角?(這不是説傻話。在墨爾本,人們可以給自己喜歡的樹寫一封滿是溢美之詞的郵件,因為每棵樹都有自己的郵箱地址。)運用這種增強現實應用能讓你感受到一個活力四射、娓娓道來的城市。你可以與城市進行對話,你能抱怨雕塑下人們亂扔了垃圾,或是建議重新設計這個公園,使其更好地為周圍的社區服務。你可以創造一個你的願景,然後讓別人來看。

你看,讓事物變得更有趣也是城市服務的一部分。要讓一個死氣沉沉的城市再次煥發生機,或是讓某個公共場所恢復往日繁華,藝術和音樂通常都是必要的元素。市長希望市民認為我所在的城市很酷,這樣人們才願意留下來。市長必須要做好這件事——在經濟發展日趨分散、全球變暖越來越嚴重、資源越來越匱乏的今天,人們只有與城市更加親近,才會支持諸如增建軌道交通這類更加大膽的選擇。

增強現實無論如何都會成為現實。只要人們到各處去,在應用上記錄他們中意的地方,城市通過數據收集就能做出更為市民所喜愛的城市規劃與設計——那麼這裏(真的是住在這裏)的人們就會更願意留下來了。

根本不需要鮑比·蟲寶。


翻譯    is譯社 孫一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